一只蠢萌蘑菇

【大野智BG】tell me why 26(完结章):挪威的森林

云央:

【1】【2】【3】【4】【5】【6】【7】【8】9】【10】【11】【12】【13】【14】【15】【16】【17】【18】【19】【20】【21】【22】23】【24】【25】




无论如何,请你满饮我在月光下为你斟的这杯新醅的酒。此去是春、是夏、是秋、是冬,是风、是雪、是雨、是雾,是东、是南、是西、是北,是昼、是夜、是晨、是暮,全仗它为你暖身、驱寒、认路、分担人世间久积的辛酸。


你只需在路上踩出一些印迹,好让我来寻你时,不会走岔。 ——简媜 《渔父》




118




有些人是无法忘记的。


即使在之后的那些年的岁月里,他们已经消失了踪迹。但是,那条生命线上,始终有他们的痕迹。我们穿越了宇宙洪荒,万物更迭,只为寻找一丝一毫属于他们的气息。


即使很辛苦,也要找下去,因为无法忘记。




像是有神奇的咒语,解除了你内心的封印。你终于回忆起了那些全部的曾经。


爱恋,思念,难过,甜蜜,这些曾经的情绪随着血液流遍了你的全身。


你全都想起来了。




在你们的故事开始的那一个瞬间里,在被初春印染的东京。七年前的那个展厅,瘦弱的女孩一边整理货架一边回头说,对不起,展览还没有开始。


彼时他站在你身后不远处,带着帽子口罩,用茫然和好奇的眼神看着你。


他和记忆里一样,瘦弱,孤单,眼神温柔清澈,身上有淡淡的香气。


你忐忑的又重复了一句,他没说话,依旧那么笑着看你。


你们跪在地上捡起凌乱的画纸,一箱一箱的搬动着封存好的展品。你受了伤,他愧疚的心疼的看着你。


他为你画下一座城堡,你送他一颗糖。


而后的某一天,你们肩并肩坐在他的画前,像是两个孩子一样兴冲冲的聊着画画的趣事。你说着你的梦想,和你在画布上画的一条条鱼。


一切似乎都从这里开始,一切似乎又要从这里开始。




你知道,他始终都是你坐标上的原点,无论你走到那里,你的心都在那里。




沉默之间,你的眼泪簌簌掉了下来。眼泪掉在手上,像是要把心头也烫出一个疤。


你颤抖的伸出手,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。他还是记忆中的那个模样,一切依稀可辨,但又有了岁月的痕迹。你小心翼翼的抚摸着他脸上的伤疤,触感顺着指尖爬到脑子里。


也许每一段感情,最终都要找到一样东西来承载,像东京的海,像上海的江,像你们手里的烟,像那一幅幅时光久远的画。像他脸上的伤疤,像你画的那些小鱼。




此时此刻,你只有他,他只有你。




他垂头,眼神追随着你的手。


好长时间,他又抬起头看你。


你看着他的眼睛,眼神是那样清澈,那里面看的到温柔的情意。




眼泪开始往下掉,你顾不得擦。


委屈的锤了一下他的胸膛,力气不大,他没动。


你又伸手锤了一下。


他伸出手握住了你。




瘦弱的关节,双手紧紧交缠,他攥的很近,骨头硌着骨头,彼此都感觉到生冷的疼意。


他的瞳孔依旧是那么黑,那么亮,他目光中有湖水一般的忧伤和深情。


他还是那样,沉默的,安静的,微微蹙着眉头看着你。




然后他轻轻拉了一下你,把你抱入怀里。


熟悉的体香又蹿到鼻子里。


你紧紧的靠在他的胸膛,皮肤划过他的衣服,细腻的材质如同柔软的手在抚摸着你。他的身上依旧带着熟悉的气息。这一瞬间被时光重拾,多年前,你也是这样枕着他的胸膛,跟他说着自己的心事。


那来不及说的,所有的话,所有的思念,全部融化在他的怀抱里。




你就那么任他抱着,一动没动。


他的下巴抵在你的头顶,你把头枕在他的颈窝,眼泪终于汹涌的往外冒。


——渔夫先生,我很想你。


——真的很想你。




过往的一切在眼前闪过,如同一幅幅画面纷飞,带出了千般情意。


你的心里涌出一股坚定,就像你当年一次次去海港寻找他的身影那样,是那种温暖和坚定,是爱和永恒。




你伸出手,将他回抱住。柔软的手,抱住他瘦弱的后背。




只有失去过才知道珍惜。


在爱面前,过往的芥蒂都不再重要。我知道我没有那么洒脱,我就是放不下你。




彼时展厅的灯暖暖的亮着,身后是一地氤氲的灯光,静静着落。这里安静的只有彼此的呼吸声音。




“你瘦了,”很久很久以后,他在你耳边低声的说,“怎么瘦成了这个样子。”




“这个样子,你不喜欢吗?”你开口,声音依旧很轻很轻。




他微微一怔,问:要是喜欢呢?




你说:那我就继续这样下去。




他摸摸你的头,问:要是不喜欢呢?




你说:那我吃胖一点也没关系。






他沉默的盯着你看了一会,然后拍拍你的头,终于软软的笑了。




你也跟着他笑了起来。




两个人就这么看着对方笑着,眼泪流过脸颊,谁都没有擦。




只是这么笑着,哭着,看着,谁都没有再说话。




这些年过去,岁月多少都抚平了我们内心里的伤痕。




你依稀想到那年东京个展,灯光包裹下泛着茶色光泽的男人,坐在地上认真看画的样子。


而七年之后的另一个夜晚,你们真的又在这样的地方相遇。回想起来,那个夜晚和这个夜晚,中间间隔了七年的光阴,这期间万水千山,冥冥茫茫,竟有一生那样漫长。




119




你们沿着展厅的长廊一直走着。




这些年过去了,所有的人都变了很多。唯有他的画,还是原来的样子。


一个个精致的树脂小人,画风细腻带着工笔画精致触感的釉质,你们一步一步的走着,仿佛回到了过去。




他一直紧紧的拉着你的手,温暖柔润,像是温度恰好的咖啡。时光流转,曾经的你一直也紧紧的拉着他的手,现在,变成他来拉着你。


两个人同时沉默着,有的时候,想说的东西太多,反而无从说起。


但是,即使是沉默,也是美好的,安逸的。


一如你们最初见面的样子。




抬头看着自己的海马图,他席地而坐,然后转身温柔的看你。


伸出修长的手,他轻声说:过来。


你没动。他又说了一句:过来。


你歪歪头,拉着他的手,笑着坐了过去。




头枕在他的肩膀,你听得到他沉稳的呼吸声,心平静了下来。




你像只小猫在他肩膀上蹭来蹭去,他的肩膀瘦弱但是很温暖,像是一个巨大的漩涡,将你整个包容进去。


你闻着他身上淡淡的香气,有些沉迷。




他终于开口说话,他的声音很低,他轻轻唤你:“小鱼小姐?”




你嗯一声想抬头看他,却被他按着头不许动。


你听到他咚咚的心跳声,是那么熟悉的心跳声。




温柔的,懒散的,霸道的回荡在你的灵魂里。




他又轻轻唤了你一句。




你握紧他的手,轻轻说:“我在这里。”


——我在这里。


——一直都在这里。




他没有看你,只是伸出手一直抚摸着你右手上的伤疤。他的手柔软修长,触感像薄荷一样开始有些冰凉。






他轻轻问:你还记得2008年2月14号那天晚上吗?


你点点头,那是你们初次相遇的日子。


——一直都还记得。


——无法忘记。




他继续说:“那天我只是想要过去看看而已。晚上九点,我突然觉得我应该过去看看而已。


走进展厅的那一刻,我就看到一个女孩,头发绑着,穿着白色衬衫,跪在地上像只小动物一样在捡画纸。”




你抬头看他,他没有看你,侧脸依旧包裹在柔和的灯光下,他继续说:


“当时我看到你,第一个印象是,这个女孩一定很毛手毛脚,否则不会弄掉一叠纸。”




你跟着他的话语,记忆飘向过去。


“是呢,确实是很马虎。”你跟着笑了笑。


——后来我记错过时间,弄丢过书。


——坐错过公交车站,烧糊过饭。


——还弄丢过你。




你轻轻捏他的耳朵:“这么久的事,你都还记得。”




他想了想,说,确实记得。


他的声音低了下来,声线依旧清晰:


“很久很久了,很多事其实我自己都忘记。”


“有时候,甚至想不起你的脸,也想不起你的声音。”


“有时候,甚至连你的星座血型都忘记。”




他停顿了一下,拖着下巴像是在确定。




而后他低下头,脸贴在你的头顶。你听到他说:


“但是只有这件事,我一直记得很清楚。”


“我一直记着,我初次遇见你的场景。”




他的声音通过他的骨骼他的血液,清清楚楚的传递给你。




他说:




“也许,是因为我想再次遇见你。”




“我很想你。”他说,




他拉着你的手,确切地又重复了一次。




“真的很想你。”




多年前的一幕被时光缓缓掀开。


渔夫先生坐在画架前,安安静静的画魚。小鱼小姐接过那幅画,隔一定距离煞有其事的端详。


——应该还有一条鱼。


小鱼小姐说。


——应该再画一条鱼。


他指着他的心口,笑着说:最后一条鱼在这里。在我的心里。


小鱼小姐在他心里。 


一直都在他心里。




即使岁月流逝,年华老去,你还在他心里。




你深呼吸,忍着让自己不哭出声音。




恍惚中你听到他说:小鱼小姐,跟我回去。




不是走,不是去。


是回。


他想你跟他回去。




120




渔夫先生,若我不曾爱你,就不会走这么远的路,经历这些颠沛流离。若我不再爱你,也不必如此感恩你与我的再次相遇。


我们穿越这些单薄又苍茫的记忆,终于又找到了彼此。


我知道,我在这世上,所能付出真正的爱,就那么一次。


如果我没有你,我连活着都苍白无力。所以,我想你,我想着你。


我想跟你在一起。




我曾经一直努力的追随着你的脚步,想让自己配得上你,我也曾经一直回避过你我之间的差异。因为我知道,你与我之间,始终有段距离。


你我都认为,这是你我身份所带来的差距。


但其实不是这样的。


造成这段距离的人,其实是我,并不是你。




是我一直以来的逃避。




“我很想陪着你,我也很想再回到你身边,但是,”你深深吸了一口气,“但是我必须要去做我应该做的事情。我不能继续逃避。”


“我也不能一直去依赖你。”




他略带疑惑和不安的看着你。


你看着他的眼睛,认认真真的说着这些年的过往。


你和Wendy,你和Vicky,你和师父,你和李组长,你和水谷魚。


你说起那场你本意不想参加的全国大赛,你差点又要去逃避的那一次次来自社会的恶意。




“我见到你的那一刻,我才明白,我不能又去逃避。”




即使我回到你身边,和你在一起。你我之间,还是会有各种各样的攻击。


这个世界,依旧有太多灰暗的,波涛汹涌的危机。我想我不能一直依赖你,一直依靠你。


有些路,有些事,要靠我自己才能走下去。


我要去承受属于我的风险。我不会逃避,也不能再逃避。




“我想我应该留下来,去参加全国大赛。”




“等到我参加完全国大赛,我就去找你。”




话说完,你心里有些紧张,不由的忐忑的望着他。


他没看你,抬起头好像在想事情。


他起身走在窗边,看着落地窗外的一江逝水。


江面清澈,风乍起,波光粼粼,像是欢快的曲子流淌在城市的中央。远处有一片高大的楼林,每一扇窗户都透着人间灯火,最后这些灯火又落到了江里。


过了好久的时间,他好像想通了什么似的,他说:“好。”




你松了一口气,你知道,在他的这句好里,有一种能让人放下肩膀上重担的魔力。




他又扭头看着你,看了很久很久,他的眼神里,有一种宠溺的情绪,而后他拉着你的手,软软的笑着说:“小鱼小姐,你跟以前不一样了。”


你看向他。


他继续笑着说:“如果是以前,你可能根本不会跟我说这些事情。”


他冲你微笑,灯光打在他的眼睛里,蕴含出阳光一般明媚的暖意。


你也笑了,你轻轻靠在他的怀里,说,那以后,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。




你意识到,大野智对于你,有着那么重要的意义。他不只是你的爱人,他还是那个真正意义上见证了你的成长和你的改变的人。


他始终是你生命中色彩最浓,分量最重的一笔。




想到这里,你抬头和他对视,你轻轻说:渔夫先生,等我。




不是疑问句,也不是祈使句。


是肯定句。


因为你知道,他一定会等你。






在你的世界里,那扇宿命的门终于被打开。


如同暗夜里亮起的一盏灯,风雨中撑开的一把伞,沙漠中的一弧清泉。如同在更遥远更遥远的地方,一朵鲜花悄然绽放,一片叶子缓缓落下,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悄悄的亲吻。


万事万物,都开始了它们应有的故事。




121




2015年12月,上海,晚。




“真的不是我挑剔。”你在电话里气愤的说,“你绝对想不到Wendy有多幼稚。”


“她啊,像个幼稚园学生一样,把我的画稿偷偷仍在地上,弄坏我的座椅,或者,又弄撒我的颜料。”


“简直就像个小孩子一样,老是用这种小玩意作弄你。”


你气呼呼的说着,电话那头陷入一顿沉默。


“你在听吗?渔夫先生~~”你拖长尾音。


“嗯,有。”他温柔的声音透过电波传来,他笑着说:“那你怎么应对啊。”


你拨拨额前的碎发,“我当然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啊!”


“你可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,就是她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她啊。”


他在电话里fufu笑了,“你也很幼稚啊。”


“喂!”


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了。”他识相的闭嘴,电话里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。


“你是不是还在忙?”你试探性的问。


你听到他在那端嗯的拖长音,然后说:“跟几个朋友在吃饭。不过没关系,你可以继续说……


“那我再跟你说一下Vicky……”


你一胸腔的话正要说出口,突然听到电话里传来一个女孩子娇媚的声音,似乎是从大野智身后传来,“大野君,快点来啊。我们都在等你。”


你突然听到大野智的声音在电话里停了一下,几秒以后他缓缓说:好的。


你问:“有女孩子在啊?”


难得的,你听到他开始有些语无伦次,语气也黏黏糊糊起来,“嗯,是,朋友带过来的。她不是……嗯……不是……”


“不是什么?大野君~”你学那个女孩子说话。


“(°_°)…”


你轻声笑着说:“她是不是喜欢你?”




他的声音黏黏糊糊的,似乎有点不好意思。


“你不要乱想。”




“诶?”你一愣,“我没有乱想啊。”


他还没来得及说,你补充:“没关系,喜欢你也没关系。”




“你这么可爱,当然会有很多人喜欢你。”




你继续淡淡说着:“不过,再喜欢你也没有用,因为她抢不过我的。”


大野智的声音在电话里停了很久。


而后你听到他fufu笑的声音。




他笑着说:“对。”




挂掉电话,正准备回去工作,手机传来震动。他发了邮件给你。


你点开,居然是一副画。


画的内容你如此熟悉。




是三个火柴人。带着鲸鱼帽子的火柴人。




第一个小人,伸出五只手指在空中像太阳挥舞。


第二个小人,比出一个yeah的手势。


第三个小人,右眼紧闭,左手蜷缩成一个圆,像是望远镜一样摆放在左眼前。




你笑,嗯,果然还是渔夫先生厉害,画的比你好太多了。




——嘛嘛,看来他好像还是不放心啊。


——算了,一会儿不忙了再给他打个电话吧~




你看着窗外的晚霞,自顾自的说了一句。




122




2016年3月2日。




顺利参加完全国大赛。你坐上了回家的列车。




回到家的时候已是黄昏。




母亲和父亲都在家等你。父亲坐在沙发客厅上看书,看你回来,目光转过,他说:“你回来了。”


你点点头。


他笑着说:这次大赛,你成绩很好。


他说,“很值得我们骄傲。”


“不过,胜不骄败不馁,这个道理你明白吧。”




你说明白。




“先准备吃饭吧。”他起身。


“我有话想对您说。”




他有些诧异的看着你,说:“什么话不能吃完饭再说?”


你深吸一口气,缓缓的跟父母说出了自己的决定。




“我想现在就说。”




“因为,我明天要去日本。”




父亲一怔:“你要去旅游吗?”




“不是。”你垂下头,重复了一句,“不是,我要去那里定居。”




父亲与母亲同时愣住了,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。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疑惑。




父亲看着你的表情,明白你可能不是随便说说。




他一直没说话,许久之后,他说,“你跟我进来。”




你知道,他要你去他的书房。他想和你好好谈谈。








小的时候,其实很不喜欢父亲的书房。


那里有太多沉闷的气息。高高的书写台上罗列着一本又一本厚厚的书籍,他的书房里书柜林立,里面有太多你看不懂也不感兴趣的书籍。


他的房间里总是散落着淡淡的墨香,隔着阳光透出一种古板的信息。


他总是在书写台上一脸严肃的看着你,或者指导你的功课,或者批评你的行为,在记忆里你和父亲始终搁在桌子两边,你们之间始终有种距离。




而现在,你站在他面前,依旧像是多年前瘦弱的孩子。一字一句的说着自己的决定。




父亲坐在椅子上,并没有看你,他只是说:你如果累了,可以去休息,可以去旅游。


但是,不许你胡乱做出这种决定。




你轻轻地说:我不是胡乱做出的决定。




他有些生气的看着你:我以为你已经长大了。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你不想结婚,你不喜欢那个人,我也不强求你。你想做设计,不想学数学,我也答应你。


然后你现在告诉我你要去日本?


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?




“我知道。”你抬起头,看着父亲,重复了一句,“我知道。”




你和他对视,你没有躲避。


你慢慢说,坚定的说。


“父亲,我正是因为知道我在做什么,所以才来见您的。”




父亲盯着你,表情露出些许无奈,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等你继续说下去。




你扶了扶自己咚咚乱跳的心,再次深深吸了一口气。所有的过往闪过脑海,你慢慢说着:“我以前就不喜欢数学,但是我不敢跟你们说。你们让我报这个专业,我就报了,让我去留学,我就去了。”


“但是我其实一点都不开心,我找不到学习的乐趣,也找不到生活的乐趣。”


“我在日本那些年,每天都活得很茫然,我孤独,看不到自己的未来。”


“因为怕给你们添麻烦,因为怕让你们担心,所以我从来不敢告诉你们。”


“后来我交了一个朋友,很好的朋友,她叫由美。她对我很好,一直照顾我。她和我一样孤独和寂寞。我们需要彼此。”


“但是我依旧没有勇气去面对你们,去告诉你们我的喜好和我的梦想,我依旧听着你们的安排,继续选择读大学,读研究生,读博士。


“由美有一个很喜欢的男人,是个很有名的男人,她很喜欢,那个人也是她活下去的精神动力。”


“后来出了很多事儿,各种机缘巧合,我就和由美所崇拜的那个人走到了一起。他很好,很安静,很有才华。他知道我喜欢画画,但是也没有让我为自己的爱好去放弃学业,他鼓励我,鼓励我做好眼前的事。我做得不好,他也不会骂我,还会好好地安慰我。”


“也是因为有他的安慰和鼓励,我才下定决心,要好好读书,然后再在美术方面试一下的。”


“他陪我,真的渡过了很多美好的时光。我跟他在一起,真的好开心。”


“那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时光。”


“但是他太辛苦了,每天都要做好多好多的工作。有时候,我们一个月都见不了一次面。”


“他的工作真的很辛苦,压力也非常大。因为太喜欢他了,我总想让他能轻松点,我怕他觉得我很麻烦,觉得我很笨。我拼命在他面前表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,我很少在他面前哭,也不抱怨,即使自己遇到麻烦,也不会告诉他。”


“后来我遇到了很大的问题,差点被学校退学。我在学校被同学欺负,被老师欺负,但即使是这样,我都不敢告诉他。我怕他担心,又怕给他添麻烦。”


“我一个人偷偷哭,哭到睡着,哭到醒来,但是只要给他打电话,我还是在电话里装的若无其事的,我怕他担心,我也怕他觉得我在给他添麻烦。”


“后来由美知道我和他在一起以后,也选择和我决裂,我们爆发了相识几年以来最大的一次争吵,由美选择死在我面前。她被车撞飞的那一刻我几乎都要疯了,我在医院急救室的走廊里几乎都要死掉了,那一刻我真的很想联系他,想抱着他哭,想告诉他我好害怕,我鼓起勇气打了电话,但是我还是找不到他,我怎么都找不到他。”


“不安的感觉时大时小,从未有消失过。我心里的不安、沮丧、悲伤,在由美进手术室那一刻全部坍塌了。”


“那是压垮我精神的最后一根稻草。”


“我就在那一刻觉得,这不是我要的爱情,他心里根本不在乎我,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,不应该有交集的。”


“我没有办法面对他,也没有办法面对由美。我觉得这样的爱情,我无法长久,我想要的他给不了。即使我再爱,我和他也是两个世界的人。那段时间我只要一闭上眼睛,我就能想到由美鲜血淋漓的死在我面前。我害怕,我真的害怕……”


“所以我选择离开他。”




你停顿了一下,看向父亲。他没有看你,但是你知道他在听。




你继续说。


“离开他那几年,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活着的意义。”


“那几年我几乎每天都失眠,睡不着,想他,想和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。想着如果我没走,我们会如何发展下去。”


“但是我又拼命告诉自己,别想他了,他不在乎我的,我何必再去做这些蠢事呢。”


“我天天哭,哭的没有办法控制我自己,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我把冰凉的小刀架在了我的手腕上,我才意识到,我是不是差点就死了。”


“但是,我不能就这么死了啊。我死了,你们要怎么接受呢?”


“我跟自己说,不能死了啊。不能就这么死了啊,我要是死了,你们要怎么办啊。”


“我得活下去啊,我必须得活下去啊。所以啊,我拼命找活下去的勇气啊,他以前就是我活下去的勇气和力量,但是现在没有他了,没有他我也得活下去啊。所以啊,我就想去做设计,我一定要去做设计啊,那是除了他之外,唯一一个能带给我快乐和幸福的东西了。”


“我不转业行不行啊,父亲,我得活下去啊。”




你的声音开始有些哽咽,你仍然继续说着,




“这些年,我一直努力忘记他。努力过正常人的生活,但是,我就好像是一具行尸走肉一样,没有感情,没有热度,我发现我无法再爱上任何人了。无法再爱上了。”


“也想硬着头皮,跟一个觉得还不错的人结婚。但是,但是越靠近,我越害怕啊。”


“父亲,一辈子好长啊,好长好长啊。这七年,对我来说已经是煎熬。如果我,再和一个我不爱的人结婚,剩下的四五十年的时光,我要怎么办啊。”


“我不知道,如果我那样做了,剩下的时光,我要怎么活下去啊。我很害怕。”




“这次,我们又遇见了。”


“我们在上海又遇到了。遇到他的那一刻,我才知道,我还爱着他。我还想要和他在一起。”


“其实在遇到他之前,我就在想,我们曾经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。”


“后来我遇到了很多人,他们教会了我很多事。我才想明白过来。”


“我们过往的一切,其实也有我的原因,是我无法面对由美,是我无法面对她毅然决然的死亡,所以我才逃跑的。我把过错都推倒了他的身上,我催眠自己说,是他不了解我,他不能陪着我,我们生活在两个世界里,所以我们才分开的,但其实不是的。”


“他心里有我的,我知道的……”


“我想可能当初是我爱得不够深吧。爱一个人够深的话,怎么会把自己和他分的这么清楚呢。爱一个人够深的话,也许这就不是问题。我爱这个人,我就想要和他分享我所有的喜怒哀乐,我的过去我的未来,我爱一个人,应该是要告诉他才对的啊。”


“我爱他,但是我不理解他。就好比你们很爱我,但是,你们并不理解我。我一直以为我给予他的,是最好的,但是那都是我认为的。也许他需要的不是这些。”


“你们也总想把你们认为最好的给我,但是你们也从未问过我,这些到底是不是我想要的。”


“也许他需要我告诉他,我的心事和烦恼,您也需要我告诉您,我的梦想和我的爱好。”


“多少年后,我也在职场上跌跌撞撞,我也遇到了很多,喜欢我的,不喜欢我的,和我有利益冲突的,背地里使坏的,我遇上了各种各样的人。我才知道,原来以前的我,是有多幼稚,多脆弱。”


“我连站在他身边,陪他共度风雨的能力和勇气都没有,居然还如此大言不惭的说着,说着是他给不了我要的爱那种话而离开。”


“不说怎么会知道呢?这不是他的错,也不是你们的错。”




“以前我不懂,现在,我终于懂了。是我错了。”




你看着父亲沉默的样子,鼓起勇气继续说着:


“父亲,这二十几年来,我没有一刻是为自己活的,我一直在揣测着你们的心意活着。揣着着你们喜欢什么,你们需要什么,你们在乎什么。我好累,我背负着这些东西,真的好累。我从来都忘记问我自己,你想要什么。”


“但是现在,我想为自己活一次啊。我知道我想要什么了,我想他,还是很想他。”


“所以,这一次,请您别再阻止我了。”


“让我,去过我自己想过的生活吧。”


“让我去日本找他吧。”




你说完这一大番话,天色都晚了。


父亲看着书桌上那张全家福照片,一声不吭。




许久之后,他缓缓说:


“你现在之所以敢这么轻易的就把爱情放在人生首位,是因为你们没有体会生活的种种柴米油盐的琐碎的事情。”


“等到你有所经历的时候,你就会知道,你现在说的这些话,是多么幼稚和可笑。”




知道可能无法说服他,你深深叹了一口气,


你明白他的意思。


生活不可能只有甜蜜,它依旧有未来的无数次的磕磕绊绊和琐碎的争执。  


漫长的人生的确会有很多风险,人心是否会变,谁也无法预料。


也许变得不是人心,而是生活本身。


我们要渐渐的去学会爱一个人,适应一个人,熟悉他的喜憎,爱上生活的琐碎和彼此脸上朝圣般的皱纹。




你缓缓说:也许您说的对,爱情可能最后会被现实磨平。


你看着父亲深邃的眼睛,一字一句说:但是,即使会被磨平,那也是爱情的一部分。




我永远不知道哪条路是正确的,但是我会努力让我走的那条路,变成最正确的。


我坚信我会成功的。




父亲很久很久都没有在说话,他似乎意识到,你们谁都无法说服彼此,他不再看你,只是问:




如果我不答应你呢?




你说,您不答应我也要去。




他无奈的笑了一下,又问:如果我答应了呢?




你低头,湿了眼眶,说:那我会谢谢您。谢谢您。




他颓然的坐在椅子上,看着你,眼神中没有了刚才的那种愤然,很久很久之后,他声音沙哑着回你:




如果是这样,那这是你第二次跟我说谢谢。


第一次是我同意你转专业去上海做设计的时候。


我当时就在想,为什么要跟我说谢谢呢?


你是我女儿啊,我帮你,理解你,不应该是天经地义的吗?


但是你确实跟我说了谢谢。


你说谢谢我。


不是那种高兴的忘乎所以的,也不是那种撒娇的说,是郑重的在谢谢我。


孩子可以跟自己的父母,说喜欢,说爱,说讨厌,说恨。但是不会郑重的说谢谢。


因为这句谢谢,太生疏,太有距离感。


在你说出口的那一刻,我突然觉得,原来我们和你之间,有那么明显的距离感。


你是我的女儿,可是,我却一刻都没有和你亲近过。


在我看起来,不过是很简单的一个举动,竟能让你说出谢谢这两个字。


你知道你说的时候,我有多难过吗?




心里被针扎一样,传来密密匝匝的疼。你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能这样沉默不语的掉眼泪。




你听到他沉沉的压了一口气,整个房间都安静下来。




沉寂之中,他轻轻的说:


你刚才说的那些话,在我看来全无道理。


但是,我想我还是得去支持你。因为,你从来没有这么坚决的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
以前似乎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会说好。


但是这次,你变了,你敢在我面前坚持自己的想法了。


这是第一次,我也希望这不是最后一次。


如果你真的要去,那你就去吧。我不拦着你。




123




从爸爸房间出来的时候,母亲正站在廊上,她离你不远,一直都在那里看着你。刚才的话,她应该是听到了。


廊灯此刻温黄干净,有清清浅浅的柔光像一个个塔型光柱,隔着几米远的地方,你看到那些光柱把母亲柔软包裹住。她眼中依旧带着温柔柔和,和深深浅浅的惊慌。


对父亲,恐怕多少还能理直气壮。


但是对母亲,你突然没了勇气。这些年,她一直在你和父亲之间,充当着彼此的桥梁和慰藉。她曾经是个美丽的女人,她曾经让周围一切都黯然失色。




此时此刻,你看着母亲,发现她鬓角已有了细碎的白发。虽然依旧美丽,但再也不是当年那个明眸皓齿的女士了。


她其实也累了。




“妈妈”……红着眼眶,万千愧疚淹没自己的心,“对不起啊。”声音哽咽了下来,“我让你们丢人了。”


母亲看着你的眼睛,叹了口气,仿佛里面还夹杂着一丝复杂的情绪,你不敢细看,怕一看,自己的心就会被巨大的内疚搅的粉碎。


你突然希望她可以大骂你一顿,或者大哭一场。


毕竟,你真的不是个孝顺的女儿。她夹在你们父女之间,左右为难。


错的一直都不是母亲。




她终是伸出手,轻轻拢了拢你额前的碎发,她的声音轻柔,像小时候你睡不着的时候,她安慰着哄你睡觉的温柔低语:


“怎么会丢人呢?”她拍拍你的头,“我们的女儿啊,又聪明,又漂亮。从小学习成绩就好。”


“懂事,又有礼貌,从来没让大人操过心。”


“无论是做什么工作,都挺有成绩的,真的很优秀啊。”


“别人啊,都羡慕的不得了。”




她的手在你的头上极轻极轻的扶过,眼中泛起一层水雾。


“是我这个做母亲的不够合格才对,我竟然不知道,我的女儿,曾经吃过那么多苦,受过那么多的委屈,心里装着那么多那么多的难过。”


“这么多年来,我只知道关心你,吃的好不好,睡得好不好,但是我从来没关心过你,过的开心不开心,有没有人能住在你心里。”


母亲的手开始颤抖,眼泪掉在你冰凉的手上,滚烫滚烫,“傻孩子啊,你是以什么样的心情,走过这些年的啊。”


“只要一想到啊,我就好心疼。”




你眼泪奔涌着往外冒。竟不知说什么好。




她怜爱的看着你,


“你以前的性子太柔弱。遇到事情之后,你总是习惯性的责怪自己。”


“不给别人添麻烦,害怕给别人添麻烦。有时候即使错不在你,你总也能把过错和内疚都揽到自己头上。”


“你知道吗?正是因为你这样的性子,我才担心你,担心你们,如果他对你不好,你要怎么办。”




“不会的,妈妈。”


你像小时候撒娇一样,投入母亲的怀抱,你轻声的,坚定的说:如果他对我不好,我就一个人回来。




而后,你抬头,看着母亲的眼睛,坚定的说:如果他对我好,我就带他一起回来。




从未有过的笃定和坚持。




124




2016年3月3日,你坐上了飞往日本大阪的飞机。




临行之前,父母去机场送你。




他们神情平静,略带着一丝不舍,但仍然笑着送你。像是幼时你离家去日本上学,他们也是这样,带着不舍,带着嘱咐,带着骄傲的看着你。




你不敢多看,也不敢多想,只是一边走一边拼命向他们挥手。




人来人往中,他们的身影开始变得渺小,在喧嚣的机场,他们也冲你挥着手。




恍惚之间你好像看到了他们额头隐约的白发,听到了他们开始变得轻、变得不那么暴躁的声音。他们可能是世界上最寻常的一对夫妻,但又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一对父母。




那就是我们的父母,伴随着我们的成长,他们终于开始老去。




125




飞机飞入云海,你头抵在机身,迟迟没有睁开双眼。你知道,此时的世界都在你脚下,有无尽的山川河流,像是模型一样堆积的城市。它们在你的脚下,在你的生命里一一掠过。


你觉得自己仿佛做了一个漫长的梦,一如二十岁的初春那天,你初次见到大野智的那个晚上,似乎从那个时候开始,你就在做梦。


一别多年,颠簸了多少道路。


终于,终于冲出了梦境中的迷雾。


你的身,你的心都开始清醒起来。




你心里产生一种不能形容的感觉,这是你从前从未体会到的感觉。仿佛经历了多少年颠沛流离的心,终于找到了栖息之地。


你开始意识到,师父弥留时刻说的那些话,你其实能听的清楚的。




师父跟你说的最后一句话是:此心安处是吾乡。




万里归来颜愈少,微笑,笑时犹带岭梅香。试问岭南应不好,却道,此心安处是吾乡。




——让你心安的地方,才是你应该去的地方。


——此心安处是吾乡。


渔夫先生,原来你在的地方,才是我心安的地方。




想明白这一切,你突然掉下眼泪来。




126




正在伤怀之际。


有一只手伸向了你,拍了拍你的肩膀。


你诧异,忙扭过头去。一个女孩眼睛亮亮的看着你。




她的脸圆圆的,头发松散的披在身后,头上戴着卡通毛线帽子,一只手拖着下巴,一只手拍着你的肩膀,她笑容明媚的看着你。


“别难过,一切都会好的。”她说。




她的声音甜糯,表情懒散,像一只骄傲的小猫,只是嘴角带着温柔的笑意,温暖又调皮。




你一时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是诧异的盯着她看了一会儿,然后机械性的点头。




她拉了一下头上那个毛茸茸的卡通帽子,伸出手与你握手,她的眼睛很大,圆圆的看着你,她说:“我叫伊藤奈央,初次见面,请多多关照。”


面对这么可爱的表情,又是这么善良的性子,你一下子心情好了很多,你微笑和她握手,做了简短的自我介绍。




奈央吐吐舌头,笑着在你身边靠了靠,然后掏出一颗糖果放在你手心里。


“吃吧吃吧,吃完会好很多啊。”她笑着比划,“食物是最温暖的治愈。”




你忍不住跟着她笑了笑,说了句谢谢,把糖放进嘴里。




她看你吃了,忙不迭的掏出包里的一个小盒子,然后欢天喜地的打开:你看,我还有很多,想吃就来拿啊。




你还未问她是怎么把这些带到飞机上的,奈央就打开了话匣子。




“我啊,对美食很感兴趣。”


“一直都很感兴趣。”


“其实我来中国啊,就是来寻找美食的。”她笑眯眯的比划着,“我觉得这里的食物真的很好吃。”




然后她又拿出一本画册,里面似乎是她的手绘菜谱,她像个小孩子一样兴冲冲的拿给你看:“这是我画的食谱,以后我要按照这个来做中国菜,开中国餐厅。”


她像个孩子一样给你看,“你看,有宫保鸡丁,有水煮鱼……”




她的画色泽明亮,笔触细腻,边边角角都光滑轻柔,一看就是花费了很多的功夫。


你忍不住跟着她聊了起来。




这一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的旅途,因为遇到了奈央,反而多了很多乐趣。




127




2016年3月3日,下午六点。


FreestyleII 大阪会场。


已经接近清场时间,你拖着行李箱在展厅慢慢走着。




你曾无数次幻想过,这些年与大野智分开之后的那些过往。他是如何度过,又变成了什么样子。虽然他在电话里有跟你说,但是,这些都不如亲眼见到他的这些作品来得妙曼和震撼。


你看着他的画,一如看到多年前他在巨大的画架前拿着粉刷信笔涂鸦的样子。


巨大的油画铺列在眼前,小王子,透明人……他的笔法比七年前更加成熟和细致,也更加沉稳内敛。


这是他七年后的样子。


这个当年在展厅猫着背有些自信心不足的男人,依旧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。


他努力的,走出每一寸的光阴,丈量着每一份荣耀和孤寂。


你想把这些画都印在脑海里。






正思索着,突然有人从你身后环抱住了你。




熟悉的气息传到鼻子里。




熟悉的声音在你耳边低语:“不是说了在机场等我吗?”




你没有回头,只是任由他抱着,笑着说:时间还早,我就先来了。




他下巴抵着你的额头,轻声说:“嗯嗯,好。本以为你会先去东京。”




你轻笑,回头看他温柔的眼睛:“我急于想知道你这七年来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。”




他宠溺的看着你,伸手勾勾你的鼻子:那不如我亲口告诉你?




你一把抓住他的胳膊,像只树袋熊一样紧紧抱着:好啊。就今晚告诉我。




他冲你笑笑,说:“那我们赶快去找相叶吧,他跟我一起来的大阪,现在应该还在展厅里。”


“诶?”


“你们一起来的啊。”你诧异,“那正好我也去见见他,好久没见了呢。”




他嗯的一声,笑着拉着你的手往展厅里走去。




彼时你们尚且不知道,在同样的时刻,同样的地点,不同的人,又开始了一个全新的故事。




128




不知道是你和大野智谁先发现的。


总之,你们都下意识的躲进了楼道的拐角里。


你们轻轻的躲在了拐角里,没有发出一点声音。




大野智跟在你身后,也许他根本什么都没发现,只是跟着你一起倚墙站立。




你听到了相叶君说话的声音。




他带着厚厚的帽子和口罩,只露出他弯弯的眼睛,他站在楼道里,彼时太阳下山,月光柔柔的照进走廊里。相叶颀长的身形被月光勾勒的像漫画一样细腻真实。


你看到相叶站在走廊里,跟一个女孩一遍又一遍的说着对不起。




那女孩甜甜的笑着,说:“是我应该说对不起,我刚才没看到您,所以才撞过去的。”


而且,她扬了扬手里的画册:“谢谢您帮我一起捡画册上的画纸。”


相叶伸手挠了挠头,弯下腰说实在不好意思。




他弯下腰的那一刻,你才看清他对面女孩子的样子,是奈央。




居然是她?




你差点发出声音,被大野智捂住了嘴巴。




“那个,不好意思,我不是故意看的。”相叶轻声说,“你画的,是菜谱吗?”


“啊……”奈央突然来了兴致,“你看出来了吗?是菜谱哦,中国菜谱。我去中国学的。”


她骄傲的拿出来指给相叶看,一页一页翻着给他看,“你看,这个是小笼包,这个是春卷,这个是麻婆豆腐……”




“麻婆豆腐?”相叶的声音高了几个调,他好像很爱吃这道菜,你记得是。




奈央忙不迭的点头,“对啊对啊,你喜欢吃吗?”




“很喜欢啊!”




“太好了,我也很喜欢。而且我知道怎么做最正宗啊!”




“真的?”相叶好奇的问,“怎么做最正宗啊?”




奈央嘟着嘴,拖长尾音说,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……”




相叶:……




“哈哈,开玩笑啦。”奈央像只小花猫一样伸伸懒腰,“正好我朋友今天不在家,她的厨房空下来啦,我可以教你怎么做哦。”




“真的啊?”相叶的声音透着一丝欢乐。




“不过,”奈央面露难色,“现在这个时间,不陪你女朋友没关系吗?要不然也叫上她,你们一起来啊。”




相叶把手背在身后,笑着说,“我没有女朋友。”




“真的??”奈央突然像是被点燃了一样,声调高了不少,“太好了,我也没男朋友!”




两个人一时间又都沉默了下去。




暧昧在空气中升级。


……


……


你突然觉得自己似乎不能再这么听下去了。你的手心沁出一层又一层的汗,你回头想和大野智说话,却发现他一直都在看着你。


你想你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的眼神,像月亮一样皎洁,像海水一样清澈,仿佛轻轻一触碰,就能温柔地滴下水来。


他的眼神明亮又温柔,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你。


你突然忘记自己要跟他说什么,只是径直红了脸。


他轻轻靠近你,呼吸几乎要喷在你的脸上。你突然紧张起来。


短暂几秒对视之后,他在你耳边悄悄说:“我觉得相叶可能不会和我们一块回去了。”


“我们先走吧。”




你偷偷笑了一下,拉着他温暖的手,悄悄的走了出去。




129




夜风很亮很轻,从耳边吹过像是丝绸缓缓抚摸着皮肤。路灯像浸在水里一样,散发出晕染开的橘色灯光。


他拉着你的手,温暖的熟悉的气息在空气中散开。你扭头看他,依旧还是记忆里的样子,略显消瘦的背影,流畅的肩线,嘴唇上甜甜的软软的笑意。


心里暖暖的。


月光打在你们身上,照应在地上的是长长的影子。它们层层叠叠在一起。


似乎永远不会分离。




“我说,小鱼小姐?”


“嗯。”


“我饿了。”


“……你想吃什么?”


“嗯……”


“我可不会做麻婆豆腐……”


“嗯……那你做咖喱。”


“我做可以,但是你要洗碗,洗菜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不答应吗?”


“答应。”


他叹口气,笑着伸手摸摸你的头。




你吐着舌头,笑着和他靠在一起。




“渔夫先生,我们要走到什么时候啊?”你突然想起问他,“不是说你们没把车停多远吗?”


“怎么一直走都找不到呢?”你疑惑的问。


“小鱼小姐……”他突然低下头去,像是在想什么。


你嗯了一声,认认真真的看向他。


而后,很久很久,他才抬起头看你,他看着你,眼神柔和又坚定,他一字一句的说:“就这么一直走下去吧?”




“诶?”




他看着你,微笑着,声线清晰的说:就这么一直走下去吧。




你突然明白了什么。你看着他,你的目光一寸寸的往上移。从他的胸口到脖子,从下巴到鼻子,从鼻子到眼睛。然后,你看着他的眼睛,他的眼睛里有这个世界上最熟悉最温暖的爱意。




你看着他,心里有着澎湃的,绵延的暖意,你用同样坚定的语气,微笑着说:




“好的渔夫先生,我们一直走下去。”




——就这样,一辈子,一直走下去……




——end——












【写在后面的话】


Tmw已经写了半年了,前后更新了25万字,如果没有大家的支持,真的很难走下去。


真的谢谢你们看到这里。


么么哒~~




小奈央,快来认领~


 @伊藤奈央 

评论

热度(368)